“男版李宇春”向鼎胜出 好男儿谁说了算(组图

2019-02-13 10:29:50 围观 : 54

  近日来,东方卫视的《加油!好男儿》节目不知不觉升温了,你发现身边的同事、朋友们开始谈论它,网络上也到处都是关于它的评论和留言,甚至各类报刊、杂志也开始刊登关于这个节目的最新消息和最新动态。 从正面的角度来看,该周刊犯了一个报道倾向上的错误,将网络上无责任的“恶搞”搬到了需要负责任的报刊媒体上来,轻浮的语气伤害了选手。从另一面看,东方卫视抓住了小辫子,将一次不光彩的报道扩大化,在电视节目中加以讨论,引起社会全方面的关注,二次伤害了选手,也达到了疯狂炒作的目的。这一举措甚是成功,该周刊发行量和影响力并不大,那篇“男色消费”的文章如果没有在电视节目中播出的话,也只是瞬间就让人淡忘——毕竟它没有造谣和恶意捏造,只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轻浮的恶搞行为。 没有想到的是,尽管大家都对此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如今的形势如此排山倒海,超乎了绝大多数普通中立观众的预料。如今台上剩下的9位男性里,大多有着同一种特质——花样的容貌,中性化的举止。甜美、可爱、羞涩……这些原本用来形容女孩的专用词语,如今毫不吝啬地贴到这些“好男儿”的身上。 《加油!好男儿》的第一场全国总决赛“大逃杀15进10”比赛中,创下了上海地区收视第一的成绩。根据AC尼尔森的数据,在上海地区,《加油!好男儿》以5.3%当上收视冠军,《我型我秀》屈居亚军,收视率为3.9%,《超级女声》为0.2%,而《梦想中国》的收视率比较低,没有排进上海地区收视前四十名,没有具体数据。 最让人瞠目结舌的是5号选手向鼎,瘦弱小巧,水汪汪的大眼睛,集女气与娘气为一体,更被称为“女版李宇春”,是话题性最大的选手。 这样的文章的确暗示了“嫖客心理”,也让东方卫视抓住了报刊媒体的小辫子,公然将抗议提到了节目中。几位选手在得知这一消息时表现得十分震怒,向鼎更怒言要将该周刊告上法庭。 “好男儿”沈阳五强孙文磊现身《绝对唱响》(2006/07/27/ 17:40) 娱乐圈进入“新男色时代”专家:中性化很可怕(2006/07/28/ 07:06) 连连晋级的“好男儿”都不太符合传统男人的标准,那么如此“好男儿”到底是按照谁的标准评出来的呢? 上海的文化排他性是很强的,关于男人、女人,那个地区的中国人有着一套独特的理念。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一些选手——小家碧玉型的马天宇,像个小女孩,动不动就哭泣。精巧美貌的吴建飞,文化底子比较薄弱,内容空洞。花样美男巫迪文,长相颇似超级奶油小生胡兵,甚是小家子气。大眼睛小嘴巴的魏斌,同样是漂亮讨喜的类型,眼神比较东方。平面模特张晓晨,自恋达人,随时随地携带小镜子,每隔几分钟就看一看。 早在上上周的“15进10”比赛中,江洋、程显军等硕果仅存的“北方阳刚男人”全部败下阵来,代表着北方的北京赛区、沈阳赛区的选手全被淘汰。与北方阳刚男集体覆没形成对比的是,重庆赛区号称“男版李宇春”的向鼎继续人气走高,闯入十强。在才智问答环节,瘦小的向鼎被问到如果要跟身高1.8米的琦琦跳舞时该怎么办?他不失幽默地说:“如果是假面舞会,可以让琦琦姐戴上面具扮演男角,我则戴上女生面具。”上周的“10进9”比赛中,向鼎更直接PK掉了陈泽宇——一位曾经是个运动员的选手,相形比较,又是中性打败了阳刚。 在了解这个节目的过程中,记者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实——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好男儿”在江浙沪一带的走红程度,已经远远胜过了“超女”。事实上,去年东方卫视的《我型我秀》节目虽然在北方地区不是那么家喻户晓,但在上海及其周边,的确积攒了不少的人气。如今这档《加油!好男儿》,更深深打动了江浙沪一带女性观众的心。如此一来就不难理解了。江浙沪一带自古以来崇尚男子的书生气、文雅气,近些年来更是阴柔男儿层出不穷。如今,大家口中揶揄的“上海小男人”这五个字,竟可以大约概括了如今留在舞台上的9位选手,虽然他们大多数并不生活在上海。 【评论】【明星模仿秀】【收藏此页】【】【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其实,“男色”电视节目做得最早的是湖南地方台,“湖南经视”的传统节目就有一档男色选秀节目“湖南金鹰男性大赛”,有好几年历史,每年的获奖选手还会在一起演一部电视剧,可惜“湖南经视”是地方台,没有全国影响力。如今,男色选秀节目第一次在内地产生大规模影响的却是今年的东方卫视,湖南卫视恐怕心中甚是着急。 去年的“超女”掀起了一场中性风的狂潮,传统人士们煞是费解,破口大骂的人甚多。今年的《加油!好男儿》拉开序幕之后,中弘股份退市股美联储支持利率褂讪众家机构被。不少人都有过“它会不会选出几个中性化的男人?”之类的疑问。 几天前,广州某周刊发表了一篇名为《男色大拍卖,你够胆消费吗?》的文章。文中将5位“好男儿”选手作为男色消费对象,并找到不同身份的女性“出价消费”,比如出价几十元让向鼎陪吃一顿饭,出价几百元让蒲巴甲陪玩一天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