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制造“老公”美剧制造“女强人”

2019-03-01 13:21:18 围观 : 122

  剧集中的男性只是影响剧情走向的因子,并不构成与观众进行情感沟通、唤起情感共鸣的部分,唯有以女主角为首的女性群体才能构成剧集的主体。莱梅斯的女人肤色、年龄、容貌各有优劣,但强大、坚韧、果敢、智慧、有趣已经构成了这些女人最核心的部分,当这些因素过分被强化的时候,观众会感到这些女人身边根本就不需要男人《猎捕枕边人》里男主角所在的犯罪团伙头目就说明了这一点。

  私人调查公司的合伙人之一艾丽丝沃汉是公司业务的顶梁柱,能文能武,判断力、执行力惊人得好,直觉敏锐,在帮助客户保护或寻回贵重物品方面乃是业界一流的好手。但在爱情面前,这些业务能力和业务素质基本派不上什么用场,谈恋爱谈到决定托付终身,艾丽丝的大脑全程处于休眠状态,根本没有发现自己其实对身边这个自称叫克里斯托弗的男人一无所知。

  这是《猎捕枕边人》最致命的部分,剧集给出了过多的暗示,人物中规中矩,观众预知了所有即将发生的事,乏味程度和观看国产恐怖片差不多,音效一出,观众就知道马上将要看到什么了。

  看着女主角死心塌地爱着“我偷窃、我诈骗,但我知道我是一个好男孩”的男主角,并为了他挺身而出对抗全世界的样子,看着男主角受制于女头目的淫威只能可怜巴巴地向女主角暗示施以援手、救她出水火的样子,女主角的女下属绝对主导了恋爱主动权并诱发追求者不断吃醋的样子莱梅斯简直就是美国版的金恩淑,美剧就是性别对调后的韩剧,如果说韩剧的生产就是为了制造一个又一个国民老公,《猎捕枕边人》这样的美剧何尝不是为了满足女性的另一种意淫?

  艾丽丝一夜欢愉,清晨醒来见到的是爱人的微笑和明媚的阳光,满怀着对爱的信仰坚信不疑地觉得自己快嫁了、嫁得好、嫁得值,对男主人公言辞间和他脸上皱纹一样明显的暗示毫无反应,拒绝了男主人公浪迹天涯的私奔邀请,开启了乐极生悲后灾难性的一天:事业不顺,男人也没了,二者灾难程度不分先后,且互为因果。

  常有人将恋爱关系比喻成对弈关系,只有棋逢对手,才能让爱情游戏持续下去,遇到臭棋篓子则越下越烂,实力不均则很快玩完。美剧《猎捕枕边人》(The Catch)就是从一段玩完了的爱情开始的。

  《猎捕枕边人》有着相当明显的珊达莱梅斯的个人烙印,这位出品过《公主日记(第二部)》《实习医生格蕾》《丑闻》以及最近刚刚结束第二季放映的《逍遥法外》的名制片擅长讲故事、导故事、选故事,出品的剧集故事千差万别,领域不同,各有侧重,但其中的共性显而易见。

  美剧就是性别对调后的韩剧,如果说韩剧的生产就是为了制造一个又一个国民老公,《猎捕枕边人》这样的美剧何尝不是为了满足女性的另一种意淫?

  女主角在经历过爱情被剥离的阵痛和短暂的崩溃后,迅速重整旗鼓,为保卫自己的事业而奔走,追着男主角的脚步。当然,观众都知道,男女主角仍然深爱着彼此,只是由于女主角那个美好的清晨轻易地拒绝了男主人公的邀请而错过了双宿双飞、神仙眷侣的生活,对弈的棋手棋局被搅翻,转化成一场猫鼠游戏。

  莱梅斯的女人或许不再囿于儿女情长而通过自身行动闯出一片新天地,不过同样是因为这样的“大女人”思维更加理性,使得女性角色的行为模式变得可以预测,大大削弱了剧集的戏剧感,当故事本身复杂程度不足时,整个剧情就会变得十分平淡。

  克里斯托弗的一切都是假的,他是自己所属的犯罪团伙中女老板的情夫,化身爱情派来的间谍,潜藏到艾丽丝身边,不动声色地套取艾丽丝公司客户情报,从而神不知鬼不觉地实施犯罪活动,诈骗、盗窃做个雅贼,直接依靠黑客技术掏空了女主角的公司。

  克里斯托弗是经过艾丽丝公司的姐妹团验证并获得一致好评的结婚对象,相貌堂堂,一表人才,白天活儿好,赚得多,晚上活儿好,时间长。艾丽丝一股脑地砸进爱情的漩涡里,不能自拔,且十分恨嫁,抓住每一次调情的契机试探自己的婚期。

  更加遗憾的是,这部《猎捕枕边人》也不是一部可以靠脸糊弄过去的剧集,获得过艾美奖最佳女主角的米瑞伊诺丝和获得过最佳男主角提名的彼得克劳斯绝不是不堪入目,但也称不上赏心悦目,男女主角除了挤眉弄眼,并没有特别体现个人魅力的时刻,平淡的剧情设置也很难给演员以发挥的空间,观众只能干瞪眼地看着这场兜兜转转、节奏平缓的猫鼠游戏慢慢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