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巩俐拒绝颁奖的电影远比现实更荒诞

2019-02-13 10:29:19 围观 : 100

  根据前面提到的可知,这部电影有着四线交织的剧情。而胡波并没有讲好这个故事。

  《牛蛙》使胡波荣获了台湾第六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首奖。而《大裂》正是《大象席地而坐》的故事蓝本。

  或许回到《大象席地而坐》才能更懂得胡波的绝望,那种无路可走的迷茫。胡波和片子中主角们一样,也想去见一眼满洲里的大象,可大象究竟在哪呢?

  于是冲动的少年,苦恼的少女,漠然的青年,无家的老人,四个年龄和身份都不同的人,因为各自的原因想要逃离他们所在的环境。

  不夸张地说,胡波在230分钟的时长里,为观众呈现了一出绝妙的光影时空艺术。

  国内外相继对其青睐有加,专业电影人和影评人纷至沓来,毋庸置疑《大象席地而坐》已铭刻于中国影史。

  2017年10月12日,29岁的胡波在北京某栋住宅楼的楼梯间里,用网购的绳子自缢身亡。

  这种庸俗化,如果直面它,会令人感到恐惧和失望,如同去直面自我的其他部分或者外界的其他事物一样。”

  老金(李从喜 饰)年过半百,常年睡在女儿家的阳台上,为了搬到学区房,女儿一家想把他送进养老院。

  2017年10月12日,29岁的导演胡波自缢身亡。没想到的是,第二年他的遗作《大象席地而坐》,相继成为柏林电影节唯一入围的中国导演作品,还收获了第55届台湾金马奖最佳影片奖和最佳改编剧本两项重量级大奖。毋庸置疑《大象席地而坐》已铭刻于中国影史。

  由于胡波没有留下遗言,我们并不能断定这件事导致了他的离开,但可以确认的是,这次艺术与世俗的摩擦,对胡波的打击是巨大的。

  要知道即便《大象席地而坐》备受影评界好评,一旦放进院线市场,可以预料的是,大众绝不会买单,保不准会遭受“无病呻吟”之类的非议。

  一瞬间,胡波的名字刷爆了朋友圈。他充满神秘意味的自杀仿若一条引线,也点燃了舆论的热情。

  2018年11月17日,《大象席地而坐》在第55届台湾金马奖亦不负众人期待,一举斩获了最佳影片奖和最佳改编剧本两项重量级大奖。

  作为一部影片,《大象席地而坐》的优缺点都很明显。简言之,年轻的胡波导演擅长镜语,却不擅长叙事。

  2018年2月16日,作为本届柏林电影节唯一入围的中国导演作品,电影《大象席地而坐》的世界首映在柏林举行。

  人们谈起胡波时不免为他的早逝惋惜。毕竟时间多一点,在技术的成熟和生活的体验上,胡波的电影会有更多可能。

  现今的市场环境并没有孕育出足够的艺术片受众。胡波并非天真孩童,他不会不知道这点。

  韦布(彭昱畅 饰)是个高中生,这天,他在好朋友和“校霸”于帅的争执中挺身而出,却失手将于帅推下楼梯,于帅当场去世;

  他试图在这部电影里说尽人情世界的冷漠,便用自己最擅长的长镜语视觉化了这种关系:

  在舆论里,死者逐渐偏离真实的形象,被美化后的形象代替。这是一个人的幸运,也是一个人的悲哀。

  黄玲(王玉雯 饰)是韦布的同学,生长于单身家庭,生活并不幸福的她,逐渐迷失在教导主任的甜言蜜语中,同一天,不伦恋情被曝光;

  他们是尘埃,哪怕是家人好友,给予他们的也是欺骗咒骂、拳打脚踢,从不是怜悯和爱。

  胡波是匈牙利导演贝拉·塔尔的追随者,镜头里有着贝拉·塔尔的影子,比如极其热衷于长镜头。

  不幸的是,他都懂却不愿意退让。正如某位网友所言:这个对自己的物质生活近乎无欲无求的人,对艺术有着过分单纯的执着。

  为此胡波和恩师王小帅也有过多次争执。出品方一怒之下,便威胁剥夺他的署名权。

  “每一代有每一代人的痛楚,就像我们这一代人深受肤浅和庸俗融入着血液带来的绝望一样,没有人想承认这个。

  人物被隔离在极度压缩的空间里,环境则虚化成模糊一片。当人物进入主角的世界时,“他者”的面孔才较为清晰。

  胡波之死已经被讨论过太多次,众所周知,压死他的最后一根稻草便是《大象席地而坐》署名权被威胁。

  “满洲里动物园,有一只大象,它整天就坐那儿,可能有人老拿叉子扎它,也可能它就喜欢坐那,不知道,然后很多人就跑过去抱着栏杆看,有人要扔什么吃的过去,它也不理。 ”

  22岁那年,连考两年的胡波终于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那年,胡波拍出来的艺术片,却被导师建议他该学学韩国商业片。

  听过这段没头没尾的荒谬故事,四位主角义无反顾地走向了车站,想要奔赴满洲里,去看一眼席地而坐的大象。

  混混于城(章宇 饰),也是于帅的哥哥,得不到心上人,就在这天,睡了好哥们的女人,好友当场发现,一气之下跳楼自杀;

  好在,对生活的绝望与迷茫,才是《大象席地而坐》的主旋律,在镜语加持下,胡波确实诠释出了这些情绪。

  网络上,就有不少人直言:“不加入生命的代价做筹码,影片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胡波的故事被解读成不同版本,无数眼光聚焦在逝者身上,甚至超过了他的遗作本身。

  电影里四位幽暗凄惨的主角,表面上各有不同的身份,实质上又统一指向导演自己。

  故此,《大象席地而坐》除了是一部不算完美的影片外,它其实也是解读胡波导演人生和自杀之谜的一把钥匙。

  人一旦去世,就不再追责死者的过失,生前的光辉同时也会被放大。名人尤甚,金庸、蓝洁瑛、斯坦·李等等,莫过于此。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胡波驾驭不了复杂的叙事结构,主线进程缓慢,且几无观影快感。

  该片虽然有230分钟的时长,但剧情却很简单。简单来讲,就是四个人找大象的故事。

  评委们赞其细致入微地刻画了一个自私自利的社会,该片也拿下了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

  胡波,笔名胡迁,尽管产量不高,仍写出了《大裂》《牛蛙》《远处的拉莫》3部作品。

  伴随着四位主角剧情线的展开,电影用了很长的篇幅和大量的细节展现了自私自利的底层社会。